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大写的字,大写的人——吴三大先生周年忌日想到的

2019-12-19 10:56| 发布者: admin| |原作者: 石炎岭 责编:郝富强|来自: 艺界网

摘要: 资深媒体人石炎岭老师应约,专为艺界网撰写。一年前的今天,三大先生走了。一年时光,瞬间闪过,对三大先生的怀念却从未淡漠。每每看到西安街头金字牌匾上“长安三大”的落款,先生的音容笑貌就顿时浮现心头!我感觉 ...

大写的字,大写的人——吴三大先生周年忌日想到的

资深媒体人石炎岭老师应约,专为艺界网撰写。


       一年前的今天,三大先生走了。一年时光,瞬间闪过,对三大先生的怀念却从未淡漠。每每看到西安街头金字牌匾上“长安三大”的落款,先生的音容笑貌就顿时浮现心头!我感觉先生没有远去,他老人家正在与朋友们高谈阔论,前方仿佛传来他爽朗的笑声。


2017年11月我和夫人去看望三大先生时的照片。这是我与三大先生的最后一次见面。2018年6月,先生患病入院,半年后去世。


一、豪爽侠义大气象

       与先生的交往始于上世纪1979年初冬,那时先生的书法作品在全省已经有了很大的名气。发小周瑞勇兄(上海浦东新区知名房地产开发商,陕西秦商总会执行会长、上海秦商会创会会长)与先生熟识,在他带领下我第一次见到吳先生。先生时年五十岁来岁,谈笑风生,气宇轩昂,招人喜欢。他们被一群求字者包围着,好似欠人钱财的人要还债一般,给每个在场的人写字,现场一派热气腾腾的景象。



为2009年先生为我策划的纪念人民政协成立六十周年电视文艺晚会《风雨同舟铸辉煌》题写会标。该晚会获全国电视晚会“我为祖国喝彩”评选大奖。


      先生与我虽然是第一次见面,竟然给我写了条幅“雅气和晖”,使我大喜过望。一个月后,瑞勇兄去先生那里写字,又带我一同前往。先生给瑞勇兄写了两幅字,又给我写了两句唐诗:“春潮带雨晚来急 ,野渡无人舟自横”。我受宠若惊,大有无功受䘵之感。这两次交往,我感受到先生的豪爽义气、平等待人的大气象。


2018年与挚友周瑞勇先生合影


二、大笔一挥写“西安”

       随后的几年时间里,我和三大先生渐渐成了无所不谈,相熟相契的忘年之交。受人滴水之惠,当思湧泉相报。我非常留意三大先生的活动信息,思量着为先生做点事情,来回报先生的知遇情谊。

      1985年,西安火车站新站房大楼落成。车站建设指挥部从柳公权玄秘塔碑文中选取了一个“西”字,又选了一个“安”字,集成“西安”两字,花了四万多块钱,请红旗机械厂精心制作,树立在火车站新大楼上方,成为外地人对古城的第一印象。当遮盖站标的红布被风吹落,人们看到瘦骨柳体拼字“西安”(没人看出这是柳公权的字),同长大宽阔的新车站极不匹配,丑化了新车站!人们批评文化名城、书法之乡,门面“西安”写得象是儿童体。一时,社会各界反响强烈!


2018年与挚友闫宝树先生合影


2019年7月9日,《西安日报》的相关报道。


本照片为网络图片


       我向好友、时任西安火车站党委书记闫宝树先生(后任西安铁路分局党委副书记),谈起书法之乡门面(那时人们出行几乎全依赖火车,火车站堪称城市的门面),竟然没有一个拿得出手的站标,真是一件憾事。闫书记拿出一摞摞西安晚报、陕西日报、人民日报和光明日报转来的读者来信,对我说,每天都有一百来封信,都是批评的声音。一个火车站的站标,引起这么大反响,可是闻所未闻。车站建设指挥部感到了压力,开了两次专题会议研究,讨论选择谁来写“西安”。闫书记建议,用舒同先生所题《西安晚报》报头中的“西安”两字,建设指挥部总指挥、副省长王真给予否定。王副省长说,最好釆用陕西当地书法家的字,尽量不要用领导人的字。




    2009年12月,三大先生77岁华诞酒会。先生给我布置的任务是,勿必将省政协马中平主席和著名作家贾平凹先生请来,我圆满完成任务。


       于是,我自告奋勇推荐三大先生来写站标。次日我就去了三大先生在西影厂的家里,恭请先生书写西安火车站站标。三大先生说,我写可以,写了那就一定要用哦。我说,这事是有竞争和争议的,舒同、启功先生等一些书画名家也都表示乐意题写。这事我只有推荐权,沒有决策权,可我一定会尽全力的。这时,吳师母王老师说,小石这事成了,我让吴老师用小楷写一幅《文心雕龙》的“神思篇”送你。我忙说,吴老师给我写过字,我不会为这件事要吴老师的字!没过几天,闫书记和我取回了三大先生写在宣纸上的“西安”两字。





       好事多磨。用不用三大先生题写的站标,西安车站建设指挥部有了不同声音。一是,三大先生因“赌博”被公安“拘留”,前几天还发有通报。二是三大先生在全国名气不大。我对闫书记辩解说,三大先生喜好打牌,牌桌上为调动气氛,每局输赢仅一、两角钱。那时,一些公安民警也想索要先生的书法,但苦于师出无名,就借此把三大先生请进宾馆,好吃好喝伺候,给民警写了不少的书法,结局是皆大欢喜。其次,三大先生是陕西成长的著名的书法家,字好、名气大,在全省有一定的影响力。况且,站标是不署名的。第三,三大先生的“西安”,厚重大气,灵动飘逸,有美感,有视觉冲击力。我列举了三大先生题写的“西安照像馆”、“大上海美发厅”,特别介绍“中国标准缝纫机西安经理部”(位于东五路尚勤路与尚爱路之间)大字匾额最为人称道。




2012年12月8日,庆贺三大先生八十寿辰暨从艺六十周年晚会“心画之夜“在西安举办。省上老领导张勃兴、马中平、张保庆、杨永茂、白云腾、邓理和国画大师刘文西到会祝贺。各界人士近千人参加晚会。


       运气临门,事情要成,谁也挡不住。闫书记在会议上,向指挥部的领导转叙了我的意见,领导认为言之有理,接受了这些意见。王真副省长在秘书陪同下,东到临潼,西到咸阳,走街串巷,沿着大街浏览牌匾,结论是:吴三大的“西安”就是好!王副省长一言九鼎,决定釆用三大先生题写的站标。拳头大小的“西安”两字,放大百倍,依然精彩。站标制作完成,吊装时,三大先生亲自到场,指导安装。火车站付给三大先生3700元稿费(当时是一笔大钱),三大先生将这笔稿费悉数捐赠西安市少年宫少儿书法培训基地。自此,三大先生为西安火车站题写的站标雄居古城中心,辉映西安,成为无数南来北往的人对西安的第一印象,也成为三大先生书法艺术的里程碑,“牌匾大王”、“榜书大家”的美誉也由此而来。


三、服务群众大理想

       三大先生为大众所推崇,不仅仅是他精湛的书法艺术,更重要的是他人格魅力淳厚。在家里,在工作室,一群人围着三大先生像讨债一般求字,当他们拿到书法,满意而归时,先生总是起身相送,客气地说,下次再来!这种场景是先生几十年生活的常态,几乎天天如此。他象一位辛勤耕耘的农夫,除去睡觉时间,几乎都在辛勤的劳作,为人们提供精湛的书法作品,生怕怠慢了每一位求字的人。须知,那个年代书法家給人写字,不收分文,还要倒贴宣纸墨汁和时间的!



在庆贺三大先生八十寿辰晚会期间,我给先生写了一篇贺词,三大先生看后说,写得很好!我当时刚刚退休,名望也不够,由我宣读不合适。我和三大先生商定,委托陕西省文联党组书记、省委宣传部副部长刘斌在大会上宣读。事后刘斌书记与我和夫人合影留念。


三大先生与入室弟子


       三大先生秦人秉性,急公好义,慈悲心肠。南方水害,汶川、玉树地震,但凡天下有事,他总是一马当先,手挥大笔,慷慨解囊。我亲眼看到,在钟鼓楼广场募捐现场,人们争相打听,三大老师来不来?先生的身影一出现,广场就刮起一阵旋风,人们争相湧来,一睹先生风釆,以与他握手寒暄为荣。

       先生交游广阔,上至达官贵人、富豪巨商,下至平民百姓、三教九流,无论是文坛名宿,还是一般文化人,他都一视同仁,上交不谄,下交不渎,没有丝毫的身份优越感。先生亲口给我讲过这样一件事。省委某领导,让司机取一幅书法,司机到了楼下大喊:吴老师你把书法送下来。三大先生从窗口探出头回答:吳老师不写字啦,你請回去吧!先生说,不是这件事,人大代表早就当上了。



2014年,先生为我的摄影画册《光影瞬间聚风釆》题写书名。该画册2014年北京全国两会上发行后,广受全国政协委员好评。


       1988年冬季的一天,在文艺路的工作室,我看到门口大街上的两位清洁工,怯生生的找先生讨字。先生二话不说,立马写了两个条幅相赠,清洁工连声道谢而退。看到此情此景,我情不自禁地说:“吴老师古道热肠,难得!”这时,三大先生认真地对我说:“炎岭,你知道我的理想吗?我的理想就是,三秦父老每个人都有我的一幅字!”这是何等博大的胸襟啊!

      前二十年时光,向书法家要字是不付报酬的,只要说声谢谢,最多请吃一顿便饭。那时我也揽了不少闲事,去麻烦三大先生,他总是热情满足要求。以后,三大先生和书画名家与时俱进,对索字者收取润笔费。尽管费用不高,但凡孩子上学、单位分房的事,先生仍不收分文。上世纪八十年代,我曾领着机关司机班梁峰师傅到文艺路北口饭店先生的工作室求字。先生得知所要书法,为孩子上学所用,就特别认真地给梁师傅写了一幅对联,上联、下联各十多个字。我打趣说,吴老师我很嫉妒呀,咱们认识这么多年,您还沒有给我写过这么长的字呢。三大先生说,以后有时间一定写。我看到了晚饭时,执意要请先生吃饭。先生推辞不过,我们就在工作室所在的饭店吃了一顿羊肉泡,花了不到10块钱。三十多年过去了,我和梁师每每说起这件事,仍然感觉温馨。



2006年夏天,先生为女儿结婚题写条幅“声情并融”,参加女儿婚礼宴会两个半小时,前所未有。一般情况下,先生出席婚宴,抽支烟就会告退的。


      也有尴尬的时候。前几年,领几个朋友去先生家卖字,事先谈好买三张四尺书法,每幅两万元。可字拿到手了,朋友却说身上只有五万元。我脸上挂不住了,问先生怎么办?先生说,你带来的朋友吗,少一万就少一万吧。

       三大先生行侠仗义,珍惜友情,留下许多佳话,他对朋友真诚的付出,赢得了众多的赞誉。

       风物如故,书艺闪亮。三大先生远去了,先生题写的匾额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彰显着古都的文化底蕴。先生不愧是陕西的文化名片,我们怀念您!三大先生,慢慢走………


日前,美国旧金山硅谷新开张一家西安食府,三大先生题写的匾额金光闪烁,引得路人特别是华人驻足观看。


附言:

      去年冬季,我与夫人在美国女儿家帮忙照顾外孙外孙女。时近岁末,女儿念我们老俩口辛苦,安排全家去墨西哥海滨度假一周。那里的基础设施太差,网络联不上,用移动流量太贵,就罕见的关了手机。

       12月23日返回硅谷家中时,正忙着换衣服,只听夫人惊呼:三大老师去世了!我只觉如雷轰顶,是真是假?仔细看过前一周的新闻,才确认三大先生真的去世了。我立即给三大先生的大弟子、著名书法家魏良先生打去越洋电话,在40多分钟的通话中,详细询问了三大先生患病的情况、去世后治丧的种种细节,为先生的离去表达悲痛之情,没能为先生送行而深感遗憾!此刻是美国西部时间2019年12月18日凌晨5时(北京时间12月18日晩上21时),石炎岭写于美国旧金山硅谷。


       作者简介:

       石炎岭,资深媒体人。1952年8月出生于西安市,籍贯河南省林州市。1959年至1968年,西安市东六路小学、西安市第73中学上学。1968年陕西省高陵县姫家公社邓家塬大队知青。1971年西安铁路局三原工务段铜川养路工区养路工。1972年至1982年西安铁路局《西安铁道》报社编辑。1982年西安铁路局团委秘书。1983年至1985年陕西教育学院政教系学习。1985年至1987年西安铁路四方文化社经理、西安铁路广告公司经理。1987年至2012年陕西省政协工作,先后任《各界导报》(原陕西政协报)记者、编辑、副总编辑,陕西省政协宣传处处长,陕西省政协办公厅副巡视员,文化教育委员会副主任、办公室主任。曾连续18年参加全国两会,采访过众多新闻人物,见证并亲历了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历史的各个重要时刻和重大事件,著述颇丰。


                                                                    来源:艺界网 作者:石炎岭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关于我们|智库中心|人员招聘|地方站开通:15702958851|版权声明|手机版| 艺界网 版权所有 陕ICP备18004636号-1

Powered by 艺界网 X3.4 Copyright © 2014-2018 | 艺界网  版权所有 ( 陕ICP备18004636号-1 ) | GMT+8, 2020-7-12 20:27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