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子恺,我们没有理由不去仰视

2018-11-20 19:55| 发布者: admin| |原作者: 王家春 责编:郝富强|来自: 家春有话说 艺界网

摘要: 什么是艺术大师?他的艺术,对一个时代的人产生过广泛的影响,这就足以称为大师。 当有人对美国的安迪·沃霍尔提出异议的时候,我说,当你从美洲到欧洲、从亚洲到澳洲,处处可以看到沃霍尔的艺术品被年青的一代, ...
       什么是艺术大师?他的艺术,对一个时代的人产生过广泛的影响,这就足以称为大师。

       当有人对美国的安迪·沃霍尔提出异议的时候,我说,当你从美洲到欧洲、从亚洲到澳洲,处处可以看到沃霍尔的艺术品被年青的一代,印在长衫上,招摇过市的时候,你已经没有权力否定他的艺术,因为他的艺术对这个时代造成了影响,无疑,他是一位大师。

      丰子恺也一样。


      在二十世纪中国美术史上,真正能影响几代人的成长的,最主要的艺术家,无论如何排名,如果没有丰子恺,这个名单就不够全面。

       今年是丰子恺先生120周年诞辰,北京、杭州、香港等地纷纷举办了纪念画展,全面展现了丰子恺先生的艺术人生。作为近现代中国文化艺术史上不可或缺的人物,集画家、散文家、教育家、翻译家、书法家于一身的丰子恺,他的艺术打动了千千万万的读者,也深深影响了无数当代艺术家和追随者。现在,我们隆重追忆这位艺术大师,还不为迟。面对那些动不动就作品价格过亿的艺术家,我们有些对不起丰子恺,他的艺术应该被我们仰视了!   


       丰子恺先生的绘画诞生于上世纪20年代,风靡中国将近一个世纪,爱他画的都说,这是一个世界级的大师。而有些人却说,他的画不中不西,难登大雅之堂。其实,有这样的差别,正是说明丰子恺先生绘画的独到之处。子恺先生的绘画,如果离开背后的文化因素,就会显得单薄,其实这正是观画者文化素质的差别造成的。当代著名画家王明明先生曾讲到,小的时候特别喜欢丰先生的画,大了一点后反而觉得画面太简单,在经历了人生的风风雨雨之后,再看先生的画,突然发现这些作品太了不起了。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变化,因为小时候有童真,与丰先生的气息相同;大点后有了世俗,与丰先生的画有了距离;再成熟后,才发现,原来最简单的东西往往最伟大,丰先生的画中处处有着童心和童趣。


       回望20世纪中国画坛,高峰林立,名家辈出。徐悲鸿、齐白石、黄宾虹、潘天寿、李可染、吴冠中等群星闪耀。这些星星虽然靓丽,但是,在对广大人民群众的文化艺术的影响上,与丰子恺先生相比,无疑都有一定的距离。丰先生的画是属于普通人民的,是属于劳苦大众的。从这个层面讲,丰先生也是这些群星中的重要组成,是其中的一座高峰。但是,长期以来并未受到足够的重视。

       在传统文化全面复兴的今天,我们应该重新审视丰子恺艺术了。丰子恺先生是个艺术通才,在绘画、音乐、文学等各方面均有所建树,但以文学为最。丰先生文学上的过人才赋,使其对生命万物的咀嚼感悟敏感而独特,充盈了他的画,却也遮盖了他绘画上的非凡成就。实际上,他的画简约而不简单,既崇尚中国画的神韵和诗趣,又汲取西洋画的构图、写生及透视,开拓了20世纪中国绘画多元发展的创新道路。

       由于丰先生的画平易近人,深受大众喜爱,同时也带来一个负面作用,那就是人们总觉得他的艺术通俗浅显,缺乏深入研究的价值。其实这是一种文化的误读。古往今来,凡是生命力持久的艺术总是优点与缺点并存的,而杰出的艺术家,总能把当时人们认为是缺点的东西放大再放大,直至成为自己无法被超越的优点。

  
       有很多人认为,丰子恺的绘画没有传统,这只是这些人的陋见而已。丰先生的人物造型取法清代画家曾衍东,兼学日本艺术家竹久梦二。山水造境乃学石涛,“师古”而不“忘我”,开了文人抒情画的先河。可见,他从技法上是有传承与借鉴的,但他不靠这些技法,他的境界和修为,使其一出手便一鸣惊人。年仅26岁时,他以一幅《人散后,一钩新月天如水》名扬天下。上海《文学周报》主编郑振铎冠以“漫画”题头,对他的画进行了连载,后来还为他出版了第一本画集。从此,丰子恺的绘画才登上艺术殿堂,并开始在中国流行。

      丰子恺的画到底好在什么地方?我认为有以下几点:首先,它体现了对社会的关心和对人性的关怀。在他眼里,世间万物,尽有诗情画意。他以深沉的温柔、悲悯的情怀描绘最底层的百姓、最朴素的生活,甚至将画笔对准猫儿打架、蚂蚁搬家等琐碎之事,每一幅、每一笔都如暖阳,给人温暖,予人启示。朱光潜曾说:“他的画里有诗意,有谐趣,有悲天悯人的意味;它有时使你置身市尘,也有时使你啼笑皆非,肃然起敬。”俞平伯评价:“一片片的落英,都含蓄着人间的情味。”我的感悟是,只有拥有美好的心灵才能塑造美好的艺术,凡是伟大的艺术必然渗透着人文情怀。其次,在当时多数中国画家尚未走出“古代社会”,所绘人物尽是古装时,他呼吁画家们直面当下,用当下人物的造型,使艺术与社会、与人生的关系愈加密切。他以笔为刀,揭露现实、抨击世相、鞭挞丑恶,而后又因本性使然,回归到爱心、诗心、童心、佛心,回归到弘扬真善美的创作中。最后,他用绘画对中国传统文化进行了独特的传承与发展,他的《护生画集》用一生讲述仁爱与尊师守信的故事,他的“古诗新画”看似简单,但却以少少许胜多多许,大道至简,仰之弥高。

   

       遗憾的是,同时代大艺术家的作品在拍卖市场早已加入亿元俱乐部,而丰子恺的作品却还停留在数百万元的水平,最高纪录为2017年,其《有情人间》册页以1150万元成交。要知道,黄宾虹的《黄山汤口》成交价都达到了3.45亿元,而在文化层面上,黄宾虹的《黄山汤口》与丰先生的作品相比,相差不是一点点的距离。

      更令人遗憾的是,丰子恺的艺术门前冷落,后继乏人,这确实有点令人伤感。造成这些现象的原因,主要还在文化层面。模仿丰子恺作画的,历来不乏其人,但真正得其真传,将其发扬光大的,难见一二。一方面因为丰先生作品的“不可复制性”,就像八大笔下翻白眼的鸟,时代不同,即使模仿得一模一样,也早已变了味道。更重要的原因是,丰先生的画外功夫一般人难以企及,寥寥数笔,言简意丰,非一般人所能驾驭,丰先生的胸襟与才赋、审美趣味与综合素养、人生感悟与人文情怀,更非常人通过学习所能拥有。而现在的画家,大多缺少文化的修行,所以造成丰门之下少弟子。

       
      历史的沉淀是最公正的法官,他总会将闪光的金子从泥沙中淘出。艺术也是一样。在今天呼唤中国传统文化复归的时刻,我们重新审视丰子恺先生的绘画,必然会认识到,丰子恺先生在上世纪二十年代,为中国绘画注入的一股新的审美的清流,正如滔滔的长江之水,汇入中国美术史的大海之中。无论如何,我们都应该仰视!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