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剧作家“戏剧状元”冀福记说文艺

2018-11-8 22:27| 发布者: admin| |原作者: 责编:郝富强|来自: 陕西广播电视台

摘要: 文艺说 朗读者 回首范先生所处的时代,有文才的人何其多,然而具有像范先生这样高屋建瓴,深知民族戏曲艺术具有传播中华文明的独特魅力的人却不多。百年易俗 紫气东来作者:翼福记 1986年,我调入西安易俗社后, ...


文艺说 朗读者

       回首范先生所处的时代,有文才的人何其多,然而具有像范先生这样高屋建瓴,深知民族戏曲艺术具有传播中华文明的独特魅力的人却不多。

百年易俗 紫气东来
作者:翼福记

       1986年,我调入西安易俗社后,有幸阅览范先生生前的剧作原稿,当我第一次请剧社图书室的同志打开保存了半个多世纪的老柜子,一本本保存完好的诸位老前辈的剧本手稿,让我这位刚进入不惑之年的外来者, 犹如进入了原创戏曲的宝库,不仅朦胧中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新奇而神秘的艺术灵性在脑海里萦绕,在眼前浮游,而且又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疑问?这么有才华的诸位前辈为什么要投身于清贫的戏剧行里?尤其像范紫东老先生正当他而立之年时,易俗社成立。他辞官从艺。此前,他曾任陕西民政厅秘书,捐税兼理委员会委员,乾县县长等职。可他却毅然决然地迈入了梨园行内。他为什么要选择写戏这条路?而且一写就是大半生。


       他在易俗社的几十年当中,编写了大小剧本68种, 是剧社贡献和影响最大的剧作家之一。众所周知的秦腔首部电影艺术片《三滴血》就是他的代表作。然而,在长达半个多世纪的写戏生涯中,他从未担任过易俗社社长,并不是他没有能力去当社长,而是为了用戏曲作为 载体创作“唤醒民智”的秦腔剧本,他自知追求和理想的实施,需要无私的奉献、默默的耕耘。他淡泊名利、 潜心创作,故而在易俗社的几十年中,他只是以作者的身份兼任该社编辑、编辑主任、评议、评议长等职。全身心地为秦腔艺术编创的经典剧目,极大地丰富了秦腔演艺界的上演剧目。从建国前西北地区的秦腔班社,到建国后新成立的剧团、文工团没有不排演范先生剧目的团体。他的代表剧目《三滴血》、《软玉屏》、《韩墨缘》、《玉镜台》、《紫金冠》、《盗虎符》、《伉俪会师》、《战袍缘》、《玉锦袍》、《三知己》、《吕四娘》、《春闺考试》等,已成为多少兄弟剧团的保留剧目,演红了西北五省和周边省市。 我在剧社工作的20年间,有幸不断地参与对范先生优秀剧目的传承排练和经常观看演出。尤其从1998年开始陕西省人民广播电台为我开播了“老冀说戏”的专栏, 每周一说。从此我便把范先生的大小经典剧目,特别是建国后未上演的剧目,以唱念鼓点说戏的形式,集中系列性地说唱给广大听众。诸如《大孝传》、《秋雨秋风》、《金莲痛史》、《女儿经》、《李广射虎》、 《关中书院》、《新华梦》、《颐和园》及范先生新编秦腔外国人物的《托尔斯泰》等30余个大小剧目。


       经过近20年在易俗社的工作实践,天赐了一个学习范紫东先生创作剧目的机会。特别在近十年的“说戏” 中,每次选写范先生作品的笔记,实际自己把它当做 “作业”去学习整理。由于范先生及剧社诸位老一辈剧作家作品对自己的启迪,不仅在我写戏技巧上有所真切的长进,更重要的是从范先生创作的剧目中,深切感受到他那超脱世俗的创作思想,渐渐悟到了他为什么在别人认为他人生最风光的时刻竟不遗余力,潜心创作秦腔剧目。不惜甘守清贫日而以继夜地写出与时代同步的大小剧目六十余种,直到他的晚年仍坚持不懈地写戏著书。

       范先生这种甘耐清贫潜心创作,忙在其中、乐在其中宽广而高洁的精神境界,不是范先生自己表白出来的,是从他的人生追求和大量的作品中体现出来的。特别在他进入60岁之后,并不像常人开始享受天伦之乐, 贻养晚年,更不是那些自认功成名就、高职高薪而沉醉于所谓的“享受人生”!看看范先生从60岁到他驾鹤西去的77岁期间。他把60年中知识和经历的积累,以 那真挚的民族责任感和创作灵感的涌动再次相融焕发。 此间谁能想到竟是他人生的又一个创作黄金期,“耳顺”之年开始:在62岁创作《光复汉业》、《双凤飞来》、《双剔胡》、《晓钟社》、《转的园》,63岁创作《女儿经》,64岁创作《负米奉亲》,65岁创《紫金冠》,66岁创作《金手表》、《鸳鸯阵》、《盗虎符》、《宰豚训子》、《姜后脱耳》、《金门川》,67 岁创作《琴箭飞声》、《玉冠道人》、《秋江恨》,67 岁创作《伉俪会师》、《棒打无情郎》,69岁创作《关西方言钩沉》一书,剧本《风雷图》、《秦襄公》,70 岁编写《新华变》,71岁创作《试锦袍》、《李广射虎》、《晋文公》。73岁,任西安市各界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西北文代会主席团成员,首届西北文联委员。同年创作《烈妇休夫》、《女婿拜寿》、《一匹布》,74岁创作《志愿军人》撰写《地球转运之研究》,75岁创作《勤俭可风》、《木匠大王》,编写《乐学通论》, 76岁任西安市文史馆馆长期间,他还改编秦腔传统剧 《蝴蝶杯》后本,编写《胜迹志略》稿本。77岁时他不 顾年世已高,还带领同志对关中古代陵墓进行调查,拟编纂《陵墓志》。



       范先生这一切圣洁高尚的心灵是如何铸成的呢? 正是他从小勤奋好学过程中积累了扎实的知识底韵, 不断地吸纳优秀的民族文化。尤其是他青年时代,阅读大量中外新书使他视野更加开阔,因此在接触辛亥革命变法图强的思想影响后,在范先生心灵的深层, 开始探求报国的道路。他在1910年,加入孙中山先生倡导组建的同盟会,为他一生的爱国思想和拯救国民的精神注入了科学的思维。为了实现他的理想,他为自己选择了一条实实在在的新径:这就是西北广大人民群众最喜爱的秦腔,作为他传承引导民众觉悟的文化载体。以自己的知识思维和民族责任感的洞察力, 透过世俗的迷雾,看到了在中华几千年的文化传承长河中,戏曲艺术的作用和价值,昔日民族的优良品质和道德标准的传承。除了富家子弟在学堂读书外,绝大多数炎黄子孙都是从高台教化的戏曲演艺中,受到活灵活现的民族美德的感知和传承,尤其在几千年的封建社会,广大妇女正是从村村社社的高台演戏中学到了继承中华民族的美德情操,使中华儿女们在这一文化摇篮里哺育成长,繁衍生息。


       回首范先生所处的时代,有文才的人何其多,然而具有像范先生这样高屋建瓴,深知民族戏曲艺术具有传播中华文明的独特魅力的人却不多。为此,他弃官从艺,投身到写戏为民的生涯中是多么令人心敬! 回顾百年剧社建社宗旨所标榜的“移风易俗,开发民智,辅助教育”,正是范先生潜心写戏的追求。当年以范紫东为代表的一批同仁们把秦腔艺术从广场搬到都市筹建剧社,率先在古都西安钟楼北侧的市中心置房地产百余亩,“以商养戏”凝聚了五百余位各类人才。集戏剧研究、戏剧创作、戏剧训练、戏剧演出和经营融为一体的综合性艺术团体。在这个艺术群体中,范先生一不为利,二不争名,默默潜心进行戏剧创作和研究工作。正是范先生心灵中对民族、对国家的大爱,勤奋博学的大才,创作一本本启迪民众、张扬正气、留传后世的戏剧大作。在每个作品的字里行间都体现着他那高尚的品德和爱国精神。这正是我们要学习发扬范紫东先生的可贵之处,为当代的文化大发展、大繁荣作出切切实实的奉献。出戏出人、振兴戏剧。不负范先生在天之灵的期望。


- 关于作者 -
       冀福记,中共党员,国家一级演员、著名编剧,西安易俗社原社长,现任西安戏剧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陕西省人民政府参事室文史馆研究员、西北大学陕西文化产业研究院(客座)教授、西安秦腔剧院艺术顾问委员会主任、陕西省梨园学会会长,在戏曲界享有极高的荣誉。曾长期在文艺广播主持《老冀说戏》栏目,主持风格严谨、朴实,内容广博、深邃。从艺五十余年,创演了一系列优秀剧目,其中古典剧《李陵碑》、现代剧《郭秀明》、舞剧《秦俑魂》、歌剧《杨贵妃》等,均获国家级大奖,连演数百场,并在国内、国际国家电视台播出。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