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好璐:清风话吴门,正气说赣中 ——靖安游记

2018-11-4 13:24| 发布者: admin| |原作者: 周好璐 段昭南 昆曲周好璐 |来自: 艺界网

摘要: 这些年,我去过许多地方,也做过很多讲座。但2018年9月17日在靖安宝峰禅寺的讲座,我会铭记终生。因为这次是在况钟的故乡,在庄严的禅寺大讲堂,为况钟的同乡后人们,讲述了关于昆曲《十五贯》的故事。 江西靖安宝 ...
   【艺界网专讯】戏画大师段昭南在整理昆剧传统剧目的同时介绍了昆剧传人的论坛文章。
    周好璐的父亲是周世琮,为江苏省昆剧院原副院长,国家一级导演,母亲朱雅为江苏省京剧院国家一级演员,夫妻并肩执导了多部昆曲传承剧,也为完成父亲周传瑛一生的心愿。
  她祖父周传瑛为昆剧“传”字辈领军人。
    周好璐生为昆曲世家第三代传人、国家一级演员、北昆优秀青年闺门旦演员。
    带着昆剧知识讲述着《十五贯》,讲述着中华文化的精髓篇章。
    今天我是收到老神仙、朱雅老师发给我的《散文》,清淡雅致的文章里面蕴藏了一股巨大的震撼力量。
    这就是昆剧巨匠周传瑛的的孙女周好璐说:
    我是昆曲的布道者,我要为昆曲而修行终身。

                                            -----美国硅谷美术馆馆长段昭南

周好璐:清风话吴门,正气说赣中 ——靖安游记

      这些年,我去过许多地方,也做过很多讲座。但2018年9月17日在靖安宝峰禅寺的讲座,我会铭记终生。因为这次是在况钟的故乡,在庄严的禅寺大讲堂,为况钟的同乡后人们,讲述了关于昆曲《十五贯》的故事。


      江西靖安宝峰禅寺系中国佛教禅宗大师马祖道一的道场,初名“泐(lè)潭寺”,后称“法林寺”,唐大中四年(850年),宣宗赐“宝峰”匾额,乃易名“宝峰寺”,沿用至今,因寺筑于石门山境内,故有“石门古刹”之称。这是一座没有被任何商业气息熏染的佛门净地。

江西靖安宝峰禅寺

       2012年9月,宝峰禅寺佛学院的大讲堂正式向大众免费开讲。因缘际会,中国文化书院的苑天舒秘书长热心介绍我到靖安为况钟的家乡人做《十五贯》讲座,因此我成为了宝峰讲堂的第39期主讲嘉宾,也是第一位女老师,最年轻的主讲者。


       当我初进大讲堂时,讲堂规模之大,听讲人数之多,出乎我意料。听众有本寺僧侣,有靖安县委田辉书记及班子成员,有学生,还有专程从外地赶来的朋友。我真是托了昆曲的福份!讲座开始前,宝峰禅寺的住持衍真法师以及苑兄为我主持介绍。

从左至右分别为:苑天舒  周好璐  衍真法师

       两个小时的讲座结束后,听众对我说:“周老师,你讲的‘在我的认知里,况钟与周传瑛是划等号的。况钟就是我祖父,我祖父就是况钟’,这句话让我们特别感动。谢谢你让我们知道了我们所不知道的况钟的故事,还有昆曲《十五贯》的故事”。





      走出讲堂时已见夕阳西下。在苍松古树,蝉鸣虫叫的映衬下,宝峰禅寺更显静谧庄严。转到禅寺后院,看到了供奉着唐代马祖大师的舍利塔及外罩的石亭。



       禅寺历经1200余年,几度兴废。只有马祖道一的舍利塔从唐历经千年,幸存至今。宝峰禅寺是马祖道一的重要道场,而马祖道一则是禅宗最主要宗派——洪州宗的祖师。“在中国的佛教史和文化史上,马祖大师占有重要地位。他上乘菩提达摩祖师至六祖慧能大师以来“以心传心”的宗旨,倡导“即心是佛”,注重内心觉悟的佛风,下启沩仰、临济二宗,在推进佛教进一步中国化和贴近民众日常生活方面做出重大贡献”(《马祖道一与中国禅宗文化》)。

《马祖道一与中国禅宗文化》杨曾文、蒋明忠著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

       忽然一群看样子不过五、六岁小沙弥撞入眼帘,应该是刚用完斋饭,一个小沙弥端着一个不锈钢的大盆子从我身边经过,盆子边上还挂着一根面条,样子简直萌翻了我,我赶紧拿出手机作势要拍,这个小沙弥赶紧跑开,一边跑还一边大叫:“不许拍!”旁边的人都笑了起来。


       陪同的朋友解释说,当地有个风俗,小男孩长到五到七岁时,父母会把他们送到这里学习佛法,过两年再还俗。因为佛教中有比丘受、舍具足戒一共可以反复七次。一位当地负责接待的小伙子告诉我,有一次他很好奇的问这里的一个小沙弥,不想吃肉么?小沙弥说自他记事后,再不碰荤腥。又反问他:你会吃自己的子女么?三十大几的人被小沙弥说的哑口无言,用他自己话说:“霎时大彻大悟”。孩子们在寺庙的佛学院中学文化、习佛法,晨钟暮鼓,冥想打坐。在佛音熏染下,孩子本就纯粹的灵魂更加澄澈清明,心怀慈悲。


       难忘宝峰禅寺,难忘宝峰大讲堂。何德何能,我如此有幸坐在平日为法师讲经布道的禅椅上,为江西的听众介绍昆曲,讲述况钟与《十五贯》的故事,每每回想,内心便充满着虔诚、敬畏与感恩。也许冥冥中,上天要以这样的方式告诉我,我是昆曲的布道者,我要为昆曲而修行终身。

相关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