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工业时代的非典型电影 《一出好戏》是神作吗?

2018-8-22 22:25| 发布者: admin| |来自: 《中国艺术报》

摘要: 电影工业时代的非典型电影 《一出好戏》是神作吗?《一出好戏》没有跟踪热点话题,没有嫁接热点IP,没有套用传统的类型片模式,也没有遵循黄渤自己驾轻就熟的商业喜剧套路,影片中没有网络流行语、没有无厘头搞笑、 ...


电影工业时代的非典型电影——戏如其名的《一出好戏》
李强

中国文艺网  
电影《一出好戏》剧照  

     《一出好戏》没有跟踪热点话题,没有嫁接热点IP,没有套用传统的类型片模式,也没有遵循黄渤自己驾轻就熟的商业喜剧套路,影片中没有网络流行语、没有无厘头搞笑、没有卖弄情怀、没有摔碎节操、更没有消费眼泪,它从一个冷门题材入手,以完整地讲好一个故事为目标,试图在观众的底层意识中寻找共鸣,并引发思考。 
 
      很多人开玩笑说《一出好戏》很是“名如其人”,骨子里透着黄渤式的狡黠,因为无论影片怎样,他都可以拍着胸脯说自己的作品是“一出好戏”。作为中国影坛中生代明星中的佼佼者,有着徐峥和陈思诚的成功案例在先,黄渤从演员到导演的跨越似乎水到渠成,但影坛从来都是只以成败论英雄的残酷竞技场,若雄心不能兑现,哪怕口号喊得再响,名字起得再靓,也不过是博了些眼球流量,徒增笑料而已,所以在上映前夕,人们对这部黄渤的导演处女作大都只是谨慎看好。  所幸的是,《一出好戏》这部人类寓言式的电影不仅故事精彩,而且制作水准也属上乘,虽然卓越的天资让黄渤作为演员尚能得心应手,但《一出好戏》显然不是一部为“演员”量身订制的电影,面对新的问题和挑战,《一出好戏》让人们充分领会到作为导演的黄渤对这份事业的真诚以及付出的努力。  《一出好戏》的创作灵感来源于电影《2012》,黄渤试图以“灾难后的诺亚方舟”为起点进行构思,来思考如何在一个与世隔绝的社会“试管”中开展一次人类生存实验,经过8年的不断打磨,一个“荒岛求生”的故事应运而生。  一提到“荒岛求生”题材,人们可能首先会联想到《荒岛余生》《六天七夜》以及《蝇王》《迷失》等经典作品。这类电影的叙事往往围绕着两个层面展开——人与外在环境之间的残酷博弈,以及剥离了传统社会身份的个体/群体之间的戏剧性矛盾。影片的主题,则是关乎个人心智的成长、对于人与自然和人际关系的重新审视、乃至对社会生态和人性的拷问等等。《一出好戏》的故事虽然并没有跳出传统“荒岛求生”电影的既有框架,但影片选择了其中最为难以把握和表现的主题:社会权力背后的人性逻辑——没有凶猛野兽、没有食人部落、没有诡异事件,影片有意剔除了大部分影响角色的显在外界压力,所有的叙事推动力几乎都来自于基本的人性动机。黄渤试图通过表现一群人不断崩溃和重构的社会关系,抽丝剥茧地将其人性底色一层一层剥开、咀嚼。显然,这对于创作者讲好故事的能力是一项极大的考验。  人们喜欢用“人类社会简史”来概括《一出好戏》的主题。然而,它既不是《蝇王》那样讲述由“原初人类”(少年)逐渐衍生社会结构的故事,也不是《逃离冰魔岛》那样表现身份类似却又离散化的人群(犯人)不断聚合和重组的故事,《一出好戏》是将原本封闭的权力结构(公司团队)放置到全新生态中再去重新建构。从原先颐指气使的张总被小王无情嘲笑的那一刻起,权力的不断更迭就成为了影片的主题,在这个由30人组成的微缩社会群体中,精炼地推演出了从原始社会、阶级社会到乌托邦社会的历史进程,它们分别对应了人们的安全与生存需求、物质需求与精神需求。深谙生存之道的小王在人们食不果腹的原始阶段理所应当地成为了首领;偶然发现宝藏的张总将所有生活资料牢牢控制,从而成功复辟,又搞起了资本主义剥削的那一套;始终游离于“体制”之外的马进则在受尽冷落之后,依靠从天而降的鱼雨、跟班小兴的修理技术和恰逢其时的激昂演说一跃成为精神领袖,并顺便收获了爱情。故事的有趣之处还在于,“世界已经没了”是这个“盆景式”社会得以存在的最大前提,所以,当马进等三人发现“世界还在”,在“回到世界即失去一切”的痛苦抉择中,在他和小兴之间不同的现实抉择中,影片的戏剧张力也被推至顶点。  整体来看,《一出好戏》是一部完成度很高的作品,荒诞的形式背后,是严谨的叙事和严肃的主题,尽管影片对于社会和人性的体察,有其粗陋之处,而要在两个小时之内呈现如此宏大之主题,也难免有管中窥豹的局限,但即使是那些最心不在焉的观众,应该也能从中感受到黄渤的责任和抱负。有信心、有勇气展现一部包罗万象的社会寓言,这在如今普遍醉心于杯水风波的国产电影创作大环境中显得尤其难得,而这部体察人性的电影在某种程度上也表露了黄渤自己所秉承的创作观:影片虽然请来王宝强、舒淇等明星坐镇,但它显然不是一部单纯以票房为目标导向的电影——至少它绝不是消费大数据的产物。《一出好戏》没有跟踪热点话题,没有嫁接热点IP,没有套用传统的类型片模式,也没有遵循黄渤自己驾轻就熟的商业喜剧套路,影片中没有网络流行语、没有无厘头搞笑、没有卖弄情怀、没有摔碎节操、更没有消费眼泪,它从一个冷门题材入手,以完整地讲好一个故事为目标,试图在观众的底层意识中寻找共鸣,并引发思考。  一言蔽之,这个由电影工业时代所捧起的非典型男星黄渤,努力创造了一部电影工业时代的非典型作品。对于黄渤来说,从鲜花环伺的“影帝”身份中挣脱出来,真正以一个负责任的电影人的身份脚踏实地地创作一部真正有价值的作品,《一出好戏》无疑迈出了成功的一步。这部电影的名字不是肤浅地卖弄辞藻,黄渤是真的很想拍一出好戏。从中,我们甚至可以看到商业明星与文化精英二者身份缝合的可能性。个中缘由,黄渤自己已有表达:“其实你已经从电影市场和中国电影的发展过程中,获得了很多的东西。所以你去做创作的时候,是不是应该稍微有点责任。在前人的路上,哪怕往旁边再拓宽一厘米、一毫米,再往前进一丝丝。” 《一出好戏》是“神作”吗赵立诺

中国文艺网

  电影《一出好戏》剧照

  承袭《我不是药神》,黄渤的《一出好戏》接下了另一“神作”的标签。

  2018年,中国“神作”有点多,这不禁让人觉得“神作”这东西有点廉价,说好的饕餮盛宴,怎生生的就变成了放粮赈灾?观众像是饥渴得久了,还没进嘴,人已醉了大半;于是,管它是《一出好戏》还是“随心所欲”,只要题材和演技还过得去,便如狼似虎好评如潮,硬伤又怎么样,败笔又怎么样?  人们最啧啧称奇的是故事的设定:将一群人扔在一个与世隔绝的荒岛上。的确,对于普通观众而言,这个设定画风清奇。它具有先天的优势,毕竟中国传统故事里,“邪恶荒岛”的故事并不多见。不过对于资深影迷或西方文学爱好者来讲,“荒岛”实在没什么稀罕,因为它不仅是一种已有400年历史的英国文学(荒岛文学)类型,还是欧美影视剧的一种重要类型,其最早的名作是莎士比亚的《暴风雨》和笛福的《鲁宾逊漂流记》;近处的则是戈尔丁的《蝇王》、阿加莎的《无人生还》。“荒岛设定”的优势在于,它是一个实验性视角,“岛”的存在如同“薛定谔的猫”,故事如同“那只既是死的又是活着的猫”。在这个异乎寻常的资源有限的封闭空间里,矛盾的张力会以几何倍数增长,它删除了一切社会秩序,删除了一切人为规范,人开始寻找本性,开始和自然抗衡,想象中的世外桃源变成了一个善恶的修罗场。由此“荒岛”慢慢演变成为一种叙事模式,不再囿于空间的限制,所以《死亡实验》将荒岛搬到了大学实验室,《异次元杀阵》将荒岛设计为一个高科技恐怖空间,《行尸走肉》更是将整个地球都变成了一座荒岛,人如鱼肉,人如刀俎,残酷不止,生生不息。荒岛可以是天堂,荒岛也可以是地狱。  中国电影的“荒岛”,做就是新,这个思维没有错。可珠玉在前,《一出好戏》似乎怎么都欠着火候。例如“小王——张总——马进”的三段论剧作结构,显然是创作者想用一个电影的时长来表达一种“野蛮——秩序——统一”的人类发展史;为了表明态度,他还利用了“山洞——大船——电力”三种事物来表明三段论的递进发展关系,也可谓是用心良苦。但问题是,“荒岛”不仅是“家园”,还是“战场”;人类不仅是“天使”,还是“魔鬼”;敌人不仅是他者,还是自己;生存不仅是发展,还是活着;从而每一个流落在荒岛上的人,他们的行为和选择都能够成为荒岛故事的关键,这就是为什么斯派克·琼斯的《野兽家园》只有6个岛民,因为6个人的战争已经足够震撼。  大格局是大写法,《一出好戏》人数众多,本可以更具有史诗气质,但导演在人数上做了加法后,却在矛盾上做了减法;他强硬地堵住了大多数人物的嘴,让他们毫无思想,毫无意识,让他们沦为掌权者的道具和光环。更要命的是,在这场“荒岛实验”中,女性力量是完全缺席的,无论是姗姗还是齐姐,她们对于整场斗争都几乎从未表达过态度,更别说参与到其中来。电影发展到如今,女性早已成为《异性》里的胜利者,《异次元杀阵》中的领导者,《湮灭》中的探索者和拯救者,可在这里,女性依旧是男性争权夺利的战利品,这对于此类题材而言可谓是一个莫大的损害。  另一个被莫名回避的重要问题是暴力与财富的关系。纵观整个人类历史,雅典会被斯巴达攻占,这似乎是财富与暴力的铁律,人们会点燃文明的火种,但也具有摧毁火种的欲望和能力。但《一出好戏》里,财富/食物却从来不被武力左右,仅有的一场小小战役也设计为主人公的挑拨离间,饥饿不再是打开人性大门的钥匙,生存也变成了一件不必要的麻烦事——毕竟,人们宁愿饿死也不愿主动破坏规则——于是这样一来,荒岛的设定就彻底失去价值,如果连饥饿都不能激发人性最底层的软弱和黑暗,还有什么能够呢?  也正因这样巨大的逻辑漏洞,这部电影在人物上便显得有些浅尝辄止。不光大多人物样板化严重,就连主人公马进都面目模糊不清;开头一张彩票,结尾一枚灯泡,似乎已能够说明他的全部,生活的不堪和道德的完美让他的瑕疵变得无迹可寻;即便是“否定真相”这样的小小恶念,也转瞬即逝。他不是一个在荒岛变成天使的人,而是从来就被美化成了一个天使。从而,一曲震撼人心的人性凯歌变成了一幕没有绽放出来的礼花,一场啼笑皆非的黑色幽默变成了一场精心排练的假戏。  这是《一出好戏》,一出让人惋惜的好戏。虽然这部电影比当下大多数中国电影都要有新意、有深度、有水准,但恰恰在这个时候,我们绝不能将它当做一个完美的样本,反而要认真反省、查漏补缺。也许,这就是这篇批评文章的意义之所在。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