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牧青:人类上古文化谱系导读——让上古文化有生命的延续力 ...

2018-8-9 15:29| 发布者: admin| |原作者: 杨牧青|来自: 艺界网/艺界报

摘要: 引语:“这是一个需要理论而且一定能够产生理论的时代,这是一个需要思想而且一定能够产生思想的时代。”(2016年5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上图:理论可以照亮人类前进方向 关乎天文以察 ...
     引语:“这是一个需要理论而且一定能够产生理论的时代,这是一个需要思想而且一定能够产生思想的时代。”(2016年5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

上图:理论可以照亮人类前进方向

      关乎天文以察时变,关乎人文以化成天下。人类文化是历代祖先用生命和血汗所积淀的,人类文明是历代祖先用智慧和劳动所创造的,若对祖先遗留下来的文化不存敬畏之心,不存善待之心,不存传承之心,抱着一种肆意破坏与敌意扼杀,或假以文化发展繁荣之名义,玩空倒空的、有损广大老百姓利益的文化产业或文旅开发,或借文化名义进行各民族之间的冲突与恶斗,或以某种目的将祖先留下来的文化文明给拦腰截断,那都是要遭受报应的,不要以为物质世界不相信因果之说。
大约三年前,就想写一篇有关人类上古文化谱系的文稿,一直机缘不成熟。这不,戊戌年的三伏天,因古文化书画纵深研究和创作的需要,就有了近2万多字《杨牧青:科学实证+玄灵思维是认知人类上古文化的基本方法——让上古文化有生命的延续力》上、中、下、下篇续四个篇章的完成,在艺界报公众号陆续贴出和微信朋友圈推送等引起许多关注分享,点赞共鸣,倍增了我的自信。

       因是,在书画创作之暇,参考相关的远古崖洞图画遗迹与甲骨文象形寓意的启思;参考有关的神话故事与文化传说;参考《世界历史年表》、《世界历史大事年表》、《三皇五帝年表》、《三皇五帝时代年表》等解读;参考中国本有的《山海经》《尚书》《竹书纪年》《史记》《五运历年纪》等记述;参考西方产生的《圣经》《吠陀经》《埃及史》等描述;参考地质年代、古生物进化史、古人类学、天体物理学、考古学、人类学等知识,在资料检阅相对方便的网络时代就对人类上古文化谱系做了一个勾画,以供己学和后鉴。

上图:思想的力量

      惭愧学力,难免舛误。里面所涉及的年限问题,一是参考已有说法。由于内容需要相互借鉴,加之信息庞杂,恕不一一表明出处。一是根据相应的故事或记述进行一种新的推论。当然,这还需要很多的时间去完善和考证。有人把上古文化的人物和事件细化至某一年,某一月,甚至某一天,把出现的人物按姓名+地名+器物佐证+后裔传承等形式描述的很仔细,这是值得借鉴的。

       人类上古文化的历史年限首先从什么时期开始到什么时期结束?其次以那些文化重点记述为脉络和以那些文明突出建树为骨架?再次参考那些可用的记述资料和研究成果?这都是需要通盘考虑的。

       我的看法是:比较古中国、古埃及、古巴比伦、古印度这“四大”世界文明古国的记述资料,包括神话故事与文化传说,以及现代意义上的田野考古、史学观点等在内,唯有中国人对距今六千年前之前的上古文化记述资料比较详实,文献丰富。
因此,完全可以说,人类上古文化的轴心时代是中国,其源发地在昆仑山区域(含黄河、长江上、中游区域),其年限是上至盘古氏,下续三皇五帝,止于殷商甲骨文时期,前后跨度约100万年,准文化意义层面上的年限跨度约3万年到5万年。也因此,对人类上古文化谱系的勾画应以中国文化文明为总根源,以世界其它各国的上古文化文明为枝干。犹如一棵参天大树,从根部到身干,再到枝叶分叉,其生机交互,虽繁杂然脉络清晰,令人赞叹不已。

       当然,对人类上古文化的年限划分要有粗线条感,要用科学实证+玄灵思维的认知方法,物质与意识并重,让思维驰骋于九万里之外,这样才不会陷入纠缠不清的文化死胡同。古哲庄子(约前369年-约前275年)在《逍遥游》中讲“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为什么他不讲扶摇直上八万里或九十万里呢?明代吴承恩(1500年-约1582年)在《西游记》中讲“孙悟空一个筋斗云就十万八千里。”为什么他不讲一个筋斗云九万里或十八万里呢?留个话头当做思考。

      书不尽言,言不尽意。文内若有可取之处,都应归功于先辈们的笔耕不辍,文内若有不足之处,请阅者宽恕,相信当有智慧来者以补足之!

       约距今66亿年前至距今6500万年前左右天道左旋,地道右旋,人居其间,以顺应自然规律。现代天体物理学告诉我们,宇宙是无穷大的,能假定探知到的范围仅有300亿光年大小。在此面前,人类何其渺小啊!如今,银河系就在这个无穷大的宇宙中与其它星系在飞奔着。这是力乎?是神乎?是物质乎?是意识乎?是黑洞乎?是波乎?是场乎?是量子乎?究竟是什么乎?!还需研究。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