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明伦在北京现中国精神

2018-7-6 13:49| 发布者: admin| |原作者: 段昭南 郝富强|来自: 艺界网

摘要: 最近,身居美国的戏剧人物画家段昭南收到了戏剧家鬼才剧作家魏明伦发给他的资料。 他在接受艺界网采访时说道:中国文化是他们这样的文化人像铜墙铁壁似的鼎力起来中国文化脊梁。这些老人在专业工作中忘我献身,做 ...
       最近,身居美国的戏剧人物画家段昭南收到了戏剧家鬼才剧作家魏明伦发给他的资料。
       他在接受艺界网采访时说道:中国文化是他们这样的文化人像铜墙铁壁似的鼎力起来中国文化脊梁。这些老人在专业工作中忘我献身,做好人塑造好角色,成为了多少人的人生榜样。
       魏明伦曾经在文章写段昭南:会写戏的画家,会画画的作家。
       2016年为国家出版“段昭南大红袍画集”题序《粉墨丹青》。
       段昭南心存感激说,魏明伦阔爱胸怀让许多人尊重。此次他领军自贡市川剧艺术中心进京,于6月29日30日期间国家的艺术家带来了祝贺,他们在看望魏明伦的同时,也带来了对于民族文化保卫者的力量。

       作家魏明伦写道:众星拱月,座中是电影明星杨在葆、陶玉玲、王馥荔、李羚、相声家姜昆、舞蹈家赵青、音乐家刘诗昆、李光羲、王立平、李丹阳、电影导演丁荫楠丶作家邓友梅、画家刘宇一、王成喜、赵士英、杂家吴欢、社会活动家万伯翱( 万里之子万老大 )……等二十余人。


还有一位王晓棠,专程冒雨打伞来到剧院门口看我。


  也不看戏,看人。看完我之后,走了!


      赵忠祥先生与魏明伦先生神交已久,经常以诗会友。八年前,赵虚心接受魏的意见,校正平仄,制入声字表,苦学苦练,终成方家。与魏结为诗友,携手并进。


       6月30日中午赵公特意宴请魏公,表达敬意与友情。《别问我的父母是谁》的作者吴霜,书法家庞中华一起团聚。


        宋祖英有情,专程先到梅兰芳大剧院等魏。献鲜花,祝成功,叙旧事。


  她不看戏,是看人,看魏。看完魏之后,她走了,戏还没开演……


电影艺术家于兰


电影艺术家于洋


歌唱家陈小涛


花腔女高音歌唱家吴霜


曾看望戏剧家朱旭


歌唱家李光曦


电影艺术家王馥荔


魏明伦与艺术家们一起合影留念


众星捧月献祝福

众星捧月献祝福

众星捧月献祝福


粉 墨 丹 青

            ----代序

     魏明伦

粉墨喻戏曲,丹青喻国画。

      我是门外谈画,浅识美术,深知戏曲。昔年与戏画大师关良、高马得、韩羽有缘。拙作川剧《潘金莲》到上海、南京公演,关高二老分别观剧,现场挥笔作画。韩羽仁兄更是垂青,把笔者本人画进戏里,阻拦武松杀人,保护躲到我身边的潘金莲!在四川,我认识爱画川剧的张鸿逵、王双才、叶久明等画家。当流行歌坛狂热,快餐文娱暴涨,戏曲门庭冷落之际,老友黄光新和画家王双才退休之后,笔耕不停,自费出版画册《观图说戏》。我曾作一幅长联咏叹此事。现在稍加润色,重录于下。

 

      电脑王朝,荧屏世界,取代戏曲鼎盛春秋。看无数粉丝玉米,疏远梨园。都不知唐三千,宋八百,生旦净末丑。时尚炎炎,追的是红颜超女,迷的是绿茵球场,疯的是金牛股市。狂狂狂,彩票狂今宵彩梦!

     茶馆天地,家庭生活,迎来麻将复兴岁月。有几个皓首白丁,懒修方城。却偏爱慢一字,快二流,昆高胡弹灯。旧情脉

脉,掏出了赤热心肠,熬出了银丝鬓发,绘出了丹青篇章。恋恋恋,黄昏恋昨日黄花!


 

段昭南与魏明伦、言恭达、马力在段昭南艺术馆开幕式上合影


       如今,老友已逝,黄花依旧。我取长联的主要意蕴,转赠给大洋彼岸热爱戏曲,勤作戏画,丰收硕果的画家段昭南。

       中国戏曲式微,令人三叹有余哀。高马得先生临终时,最大的遗憾,就是他这戏画艺术没有继承人。“现在喜欢看戏的人实在太少了。不喜欢戏,又怎能画出戏来呢?”千禧年后,我在湖南岳麓书院、香港凤凰卫视世纪大讲堂两处演讲《当代中国戏剧之命运》,侧重忧患中国戏曲的前途。引起全国戏剧界一场大讨论,促进同仁直面严酷的现实,推动吾辈寻求可行的途径。苍天不负苦心人,近年国内戏曲状况有所改善;一些剧种,一些剧团的上座率有所回升。当此戏曲乍暖还寒时节,出现旅美画家段昭南在海内外举办戏曲人物画展。一次又一次,一浪高一浪。真是可喜现象,具有特殊意义。

       段昭南:白族,云南段氏贵胄后裔。祖籍大理蝴蝶泉边,出生蜀川锦官城内。曾供职金陵石头城中,现侨居美国旧金山侧。在大陆写过戏,出版过剧作集。在硅谷办过小红花美术学校,门前桃李成材。原任南湾艺术学院院长,现任硅谷美术馆馆长。与我等偏居一隅的梨园子弟相对而言,昭南已是一派洋气了。难能可贵者,身在美利坚,魂系红氍毹。遥遥远离故土十万八千里,念念不忘中国戏曲舞台一亩三分地。恋京剧,梦昆曲,爱川戏,想柳琴……达到痴迷程度,一日不可无此君。用他的习惯语言说:日常的“作业”,就是画戏曲。十几年来,他这“作业”,聚沙成塔矣!

      我与昭南十年前建交,但昭南对我神交已久。据他说: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拙作《巴山秀才》到南京巡演,他就把作者与剧中秀才合为一体,视为“偶像”了。不敢当,时髦流行“偶像”一词,我向来不愿苟同。按照我的语汇。段昭南很早就是《巴山秀才》的知音。一曲高山流水,琴声缭绕多年。恰巧,他的表兄龚炤祥也是我的知音,在成都与我过从甚密。乙酉年仲秋,经炤祥先生牵线,趁我赴旧金山开会之机,昭南接我到他硅谷家中小憩。一见如故,彻夜长谈。话题一涉戏曲,昭南眉开眼笑,手舞足蹈,状如顽童,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癸已蛇年盛夏,无锡市举办“段昭南百出国剧戏画展”。我应邀专程去太湖观画,也是我初次系统地欣赏昭南水墨作品。满墙京剧,满目琳琅。其中,两幅长卷《龙凤呈祥》、《群英会》。画如其名,人物众多,英姿荟萃,场景恢宏,特别引人注目。借用一句企业豪言:段昭南立志要把戏画这个项目“做强做大”!果然,壮志落实于行动。他以井喷式的创作激情,波浪式的推进举措,连续在旧金山、北京、广州、宜兴、淮安等地举办《段昭南梅兰芳戏画展》、《段昭南红豆墨韵戏画展》、《段昭南60出柳琴戏画展》、《段昭南淮安三杰戏画展》……。这波浪推到巴山蜀水,涌到盐都灯城。丙申猴年春节前后,昭南在硅谷家中闭门挥毫。三十余天,绘成百幅“魏明伦剧作”戏画,同年仲夏在四川自贡展出。这次画展的内容,囊括我所写的十部大戏,还延伸到我少年时代演过的一批小戏。由于我是“画中人”,促使我比所有观众更加细致地欣赏昭南戏画,进一步加深了对他作品特色的理解。

      我认为,段昭南戏画特色之一,是把传统戏画的小件扩为大件。传统戏画,多是斗方、小品、插图、速写。昭南破格,扩为大幅长卷。我见到的起码四尺,甚至大到11张宣纸。一幅戏画贴满一堵墙,蔚成壮观。(写到这里,不禁联想一件往事。八十年代末期,我在香山,曾听叶浅予先生评价一位著名人物画家的作品是“连环画放大”。当场我就独立思考:连环画放大,不就是一种探索创造吗?)昭南戏画特色之二,是数量巨大,量中求质,高产丰收。从1986年起至今,他在中美多家报刊开辟二十几个“段昭南戏画专栏”,发表上千幅戏曲人物画。近年更加勤奋笔耕,屡办画展。新作动辄百幅,垒集多少,不计其数。昭南戏画特色之三,是画中有“我”!前辈戏画家高马得自白:“我的戏画,是要画唱戏人的想法和感受。”但段昭南的戏画,却是要画他自己的想法和感受。这种画风近似关良、韩羽,是以画家的主观印象和想象,去“改造”客观人物的形象。夸张、变形、抽象。正如我旧作咏画对联:“绘成抽象超形象,画到昏时是醒时!”昭南戏画特色之四,是“画”戏曲而“化”戏曲。戏曲的艺术本质是假定性,写意性。国画的艺术本质亦是如此。昭南以简代繁,以虚拟实,以神似胜形似,以水墨趣味传人物神韵。把国画和戏曲,粉墨和丹青这两种“国粹”的假定性,写意性结合起来,这便是“画”戏曲而“化”戏曲。

      话说回来,丹青与粉墨,从前各有千秋,当今却炎凉变迁,处境悬殊。国画是热门,戏曲是冷门。丹青飚红,粉墨褪色。经济效应,更是云泥反差。我曾戏言,美术家协会是富翁协会,戏剧家协会是贫农协会。锦上添花,到热门里沸腾;雪中送炭,到冷门里加温。痴迷戏画的段昭南,正是从热门奔向冷门的送炭人!  

                                                            2016年中秋节后

                                       

最新评论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关于我们|手机版|版权声明|地方站开通热线:15702958851|

Powered by 艺界网 X3.4 Copyright © 2014-2018 | 文艺工作者之家  版权所有 ( 陕ICP备18004636号 ) | GMT+8, 2018-7-20 03:18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