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北大校长读错字道歉信看教育官员的综合素质问题

2018-5-8 19:00| 发布者: admin| |原作者: 杨牧青|来自: 艺界报/艺界网

摘要: 从北大校长读错字道歉信看教育官员的综合素质问题文 杨牧青引言:2018年5月4日在北京大学120周年校庆大会上,北大校长林建华将“鸿鹄(hu)之志”读成了“皓hao”,一时引起各界不少的网络热议。事发后,5月5日下午, ...

从北大校长读错字道歉信看教育官员的综合素质问题


文  杨牧青


引言:2018年5月4日在北京大学120周年校庆大会上,北大校长林建华将“鸿鹄(hu)之志”读成了“皓hao”,一时引起各界不少的网络热议。事发后,5月5日下午,北大校长在北大校内BBS北大未名上做出了回应,发表了一份文字比较多的道歉信。网络截图如下:



从这一份文字比较多的《道歉信》就能反映出许多问题,也能说明当今教育官员的综合素质问题。北京大学是中国乃至世界高等院校的风向标,也是我国高等院校教育官员的综合素质体现之一。毕竟,北大的影响太大了,并且也是国家32所副省部级高校之首,其校长往往则是正部长级的,或副部长级的官员来担任。


对于国家高级别的教育官员北大校长能知错就改,能够及时的发出书面的道歉,这是非常可贵的,值得赞扬和肯定。

关键问题是:错了就错了,能及时澄清事实进行道歉,毕竟稍有知见的人也不会过多的再去追究。只能叹息一声,说,这个北大校长没文化,对讲话稿工作没有会前熟悉,当着那么多的副国级面和全世界人民及广大师生、校友、媒体等社会各界,讲话也不慎重,真是一位不大称职的大学校长而已。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经典的词语“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在两千多年前已经给今天的北大林校长在特殊的、极其重要的场合里“出洋相”找好了潜台词。林大校长何必又要自露其丑,自爆其短呢?或者将读错字的责任推给人生成长的历史与社会历史发展的原因呢?并且写了比较多的不成熟的文字。


就道歉信文字内容要表达的“实质内涵”来看,从某种意义上讲,透露出北大林校长一个心态。先辑三条为证。


1、同学们,我林校长字是读错发音了,你们看我知错能改,能与同学们很亲切的低下头来道歉。

2、同学们,你们也要知道我这个校长其实并不简单的。大家看我的成长经历就已经很了不起了。今天,我林某人已经混到北大校长这个高位上了,这个位置只有一个,你们也要在痛苦、艰难的环境努力。

3、我出过一本书,“其中的内容和思想都是我希望大家了解的。”我很幸运的考上北大。我没有文化不是我的个人原因,是当时的、过去的历史原因造成,加之“语法概念不清,上大学之后学英语也多费了很大的劲。”……等等。

——注意:林校长没有把其他人考虑进去,只给同学们道歉。林校长没有承认读错字,是字的发音读错了。严格的讲,读错字与读错发音是不同的。鹄、皓这两个字的字音相差甚远,并不接近,而且“鸿鹄之志”又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脍炙人口的经典之经典。再严格的讲,在“新时代”中这种面对世界性的北大120周年校庆大场合里,用“鸿鹄之志”的典故是不太妥当的。其典故是历史上第一次,也可以说是第一位“无产阶级者”陈胜、吴广“修长城农民工要推翻秦王朝”的“起义”的历史典故。

——这么重要的场合,讲字读错了,竟然是“成本的确是太高了些”。中国的文化、语言没学好,结果学了“英语”,严格的讲,作为高校领导在这种特殊场合是不能犯丝毫错误的,这把出席校庆的那些副国级领导及更多的全世界人民、媒体和社会各界的关注都当儿戏一样的吗?林大校长真是缺文化,真是吃了没文化的亏啊!

——就整个这一大段的道歉信,乘机再搞一下买书的广告。真不敢再去仔细的逐字逐句去考究、去深入挖掘了。面对中国高等院校的教育官员,作为有血性的中国公民,真不敢深想,这样高等院校的一校之长、这样的教育官员,太可怕,中国“双一流大学”的世界竞争力在什么地方可以体现呢?


再根据《道歉信》原文逐段分解(下有“——”号是分解文):


亲爱的同学们,

——林校长没有把其他人考虑进去,只给“同学们”道歉,其他人或许就不“亲爱”了呵。


很抱歉,在校庆大会的致辞中读错了“鸿鹄”的发音。说实话,我还真的不熟悉这个词的发音,这次应当是学会了,但成本的确是太高了一些。

——这不是读错发音的问题,是读错字音的问题。同时字与词有区别的。譬如,将一个平声字读成降声(四声、入胜)字,就是属于发音的问题。读错字与发音也有一定区别的。谁估算一下,造成不良的影响成本究竟有多大、多高?


我想,我的这个错误会使很多同学和朋友失望,觉得作为一个北大校长,不应该文字功底这样差。说实话,我的文字功底的确不好,这次出错是把这个问题暴露了出来。

——不是失望和文字功底的问题。建议林校长赶紧换个位置吧,这中国高等院校之首确实需要一位综合素质极好的教育官员来胜任,不能毁了北大声誉啊!


上中小学时,正赶上文革,教育几乎停滞了。开始的几年没有课本,后来有了课本,也非常简单。我接受的基础教育既不完整、也不系统。我生活在内蒙古的一个小农场,只有几十户人家。现在人们很难想像当时的闭塞状态,农场离县城几十公里,距离虽不能算远,但乘马车要一整天时间。当时不但没有现在发达的互联网,连像样的书都很难找到。最近,我刚出了一本书《校长观念-大学的改革与未来》,其中还提到了当时的情况:

——那个年代的人都是那样过来的。当今的国家领导人也是在那个年代中过来的人呵。今天自己没文化,把字读错了就不能埋怨那个年代啊。本来校长的这个书或许销量还可以,这一弄差错,估计书会卖的会减半,这一下又少赚了许多书稿费和买书的经济效益呵。但此时对这一本书的广告营销确实是不高明的。


“文化大革命开始时,我小学五年级,几年都没有课本,老师只是让我们背语录和老三篇。十几岁时是求知欲最强的时候,没有其他的书,反复读毛选和当时一本干部培训用的苏联社会主义教程。我的中国近现代史知识,最初都是通过读毛选和后面的注释得到的。《矛盾论》和《实践论》当时都读过,中学政治课又学了一遍。一分为二、对立统一、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等等,这些概念都滚瓜烂熟,也深深影响了我们这一代人的思想观念。”

——别烂熟了林校长,若真把那些《毛选》经典都明白了,绝对不会在国家“副部级”特别重要的位子上犯基本常识性的错误。


我很幸运,77级的高考语文考试作文占了80分,词句和语法只有20分,否则我可能就考不上北大了。我只是在考试前的几天,读了一本语法方面的书,刚刚知道什么是主语和谓语。语法概念不清,上大学之后学英语也多费了很大的劲。

——幸运是真的,语法知识不够的确也是真的。


我写这封信,告诉大家这些,并不是想为自己的无知或失误辩护,只是想让你们知道真实的我。你们的校长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人,也有缺点和不足,也会犯错误。另外,我还想告诉大家,我所有重要讲话,也包括上面提到的那本书,都是自己写的,其中的内容和思想都是我希望大家了解的。

——其实不辩解,简单致歉就行了,更显得好些,结果这样真把“无知”二字表现的更明白了。还没忘记买书呵,真是费心操劳啊。


我是会努力的,但我还是很难保证今后不会出现类似的错误,因为文字上的修炼并非一日之功。像我这个年纪的人,恐怕也很难短时间内,在文字水平上有很大的进步了。

——真会开涮了,会找托词了。难道某一天的某一个特殊的、极其重大的场合里还要真出现这样一个天大的错误吗?又要拿多位副国级领导和全世界人民、媒体等社会各界开涮吗?


真正让我感到失望和内疚的,是我的这个错误所引起的关注,使人们忽视了我希望通过致词让大家理解的思想:“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反而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能够让我们走向未来的,是坚定的信心、直面现实的勇气和直面未来的行动。”

——谁忽视了谁?谁忽视了谁的希望?坚定的信心是高等院校之首的高级别教育官员在特殊的、极其重要的场合里讲话时,请千万别读错字了,读错了之后再千万别给自己再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再次致以歉意!

热爱你们的校长,

林建华

——谢谢,林校长,你不热爱同学们,同学们和全世界各界人民都会永远热爱北京大学的,因为那是中国教育的希望,因为那是炎黄子孙对高等教育的一种期待,那也是中华民族各种优秀思想传播与交流、成长与成就的希望!

(本文作者:杨牧青,艺界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关于我们|手机版|版权声明|地方站开通热线:15702958851|

Powered by 艺界网 X3.4 Copyright © 2014-2018 | 文艺工作者之家  版权所有 ( 陕ICP备18004636号 ) | GMT+8, 2018-7-20 02:52

返回顶部